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最佳主奴

最佳主奴
周五

  是个人都看得出,整个下午男人都是一种魂不守舍的状态,人在工位上坐着,
心早就不知道飘到了哪。

  坐旁边的女同事问说:“今天是怎麽了,怎麽看起来心不在焉的样子”。男
人盯着外面乌云密布的天空,随口答道:“要下雨了,我忘了关窗子呀。”

  “咦,不看天气预报的吗?淋湿了床铺可咋办啊,不然你今天去我那对付一
下?”女同事坏笑着打趣。

  … …

  下班时间一到,男人仿佛是听到了什麽指令一般,推开了手边所有的工作,
沖到公司楼下打了下班卡,便冒着雨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往家里跑。

  在家门口站定,男人并不急于开门进去。他先趴在门上侧耳听了听,门的另
一边传来了轻轻的嗡嗡声。

  男人感觉自己的阴茎又涨大了几分,他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毫不犹豫的插进
了锁眼。闪进屋子,男人随手带上门。

  屋子里很暗,几乎所有的光源都是来自于那扇来着的窗户。男人并不急于开
灯,或者去把窗户关上。

  他的注意力都被地板上那嗡嗡的声音来源吸引了。这声音来源于跪伏在地板
上赤身裸体的女人的股间。

  女人双手被缚在背后,脑袋笨拙的贴着地面,她的双眼被蒙着,口中则塞着
一个口球,口水早已在地板上蓄积了一摊。

  男人吹着口哨,绕到了女人的背后。女人的背后有些更大的一摊水,或者说
一片汪洋。她的双脚和膝盖中间,分别绑着两根铁棍子,这是防止她并拢双腿的
工具。男人的视线上移,他直勾勾的盯着女人那擡得高高的屁股。屁股正对着窗
子,红红的,依稀还能看出男人的掌印。菊花里肛塞的下面,就是那嗡嗡声的来
源,那是一个插进了阴道里的震动棒。

  在黑暗中的女人早就没有了时间观念,她只觉得晒在自己屁股上的阳光在慢
慢的游移,并最终消失不见了。女人听到了男人回家的声音,不过她被绑的动弹
不得,除了流出更多的淫水之外,无法做出其他回应。

  男人沈默着不说话,他走过去拉上窗帘,又走过来打开灯,然后默默的把自
己也脱了个精光。

  再次来到女人旁边,男人伸手把震动棒往女人阴道里送了送,然后把手放在
了肛塞上。就像是打开了一瓶红酒,伴随着“噗”的一声,肛塞被拔了出来。

  女人的菊花还是微微张着,在等待这下一次被填满。男人用手握着自己的阴
茎,对準女人的阴道插了进去。男人一动不动的感受着自己的阴茎在女人的阴道
里与震动棒产生的碰撞。

  片刻之后,男人把已经润滑好的阴茎拔了出来,即刻插进了女人的菊花里。
男人开始了抽送,大起大落,女人也十分配合的发出了呜呜的叫声。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男人在女人的菊花里发射了。射精之后的阴茎软了一点,
他把阴茎拔了出来,站起身,把地板上的女人拉起来,让女人跪坐在地板上。

  他用手解开了女人脑袋后面的带子,取下了口球。“是你吗?”恢複了说话
自由的女人问道。男人没有回答,而是把阴茎凑到了女人的嘴边。

  女人乖巧的含着男人的阴茎,开始清理阴茎上残存的精液。男人在享受女人
的服务的同时,漫不经心的伸手玩弄着女人两个坚挺的乳头。

  很快,女人就感觉到在自己口中的阴茎又坚挺了起来,她更加卖力的吞吐着。
男人并不急于射精,他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女人的秀发,仿佛是在摸一只宠物狗。

  女人的呼吸声开始变的粗重起来,女人想起男人临走前对她所说的话,男人
说要找别人来家里见识一下她的骚样子。想到这,女人开始下意识的用嘴巴测量
着男人阴茎的尺寸,“应该是他,不是别人,没错的,”女人这样想着,“看来
还是爱我的,舍不得我被别的男人玩弄,嘿嘿,还不出声怕我猜到是他”。

  想到这,女人不禁笑了起来。男人看着女人微微上扬的嘴角,便决定惩罚她
一下。他用双手抓住女人的脑袋,把女人的嘴巴当做阴道开始插了起来。女人的
嘴巴被撑的大大的,阴茎插的很深,每次都碰到了喉咙,她克制不住的干呕起来。

  男人不做理会,依然不依不饶的插着女人的嘴巴,并最终在女人的喉咙深处
发射了。女人忙不叠的吞咽着精液,来不及咽下去的则顺着嘴角溜了下来。

  第二次射精之后,男人略感疲惫,他解开女人的双手,交代了一声“自己解
开,去洗洗”之后,便走到了沙发边坐了下来。

  女人活动着自己被束缚了一天的手腕,“我就知道是你,哈哈,你肯定不舍
得把我借给别人玩的。”,女人并不急着摘下眼罩,她先把那个震动棒拿了出来,
“震的我都麻了。”

  男人打开了电视机,开始看电视,而女人则抱着一大推调教器材走进了浴室,
开始清洗调教器材和自己的身体。

  一切收拾妥当,女人裹着浴巾,来到了沙发边。“刚才你笑个啥?吃个几把
还能给你吃乐了?”男人不解的问。

  女人一边擦头发,一边回答,“一张嘴我就知道是你的几把。”

  男人无语,只好另起话题,“谁批準你穿衣服了?给我脱了。”

  女人裹了裹身上的浴巾,撒娇到:“人家这样会感冒的啦,再说浴巾也不算
衣服嘛。”

  “脱掉。”男人不依不饶。

  女人只得从命,“看我明天怎麽收拾你。”

  周六

  十二点的钟声一过,女人就从床上一跃而起,翻身骑在了男人身上。被女人
压着的男人正睡意朦胧,他瞇着眼睛看着隔着被子骑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说:
“你个小骚提子,晚上没揍你是吧?”

  女人并不说话,擡手就给了男人一个耳光。男人正待发作,只见女人又伸手
拿过了床头的闹钟,“看清楚了,已经过了十二点了,新的一天已经来了,现在
我是老大。”

  女人说的没错,按照约定,每过一天,他们俩的身份就要互换一次。男人张
着嘴楞住了,他想不出来说什麽才可以让女人允许他去继续做梦。

  “楞着干嘛?”女人又给了男人一个耳光,“滚下床去。”

  男人无奈,只得灰溜溜的下了床,在床边跪着等待女人的下一步指示。

  “想不想睡觉?”女人突然温柔起来,她也来到了床边,一边用手抚摸着男
人的头发,一边用脚蹭着男人那软下来的阴茎。

  男人点了点他那本来就低着的头。

  “那好,三十秒内让我高潮一次,你就能睡。”女人讲起了条件,“我会用
这个闹钟计时的,三十秒哦。”说完,坐在床边的女人叉开了腿。

  男人无奈的伸手指了指自己阴茎,告诉女人自己还没硬起来。

  “谁让你用几把了?用嘴,凑过来给我舔,我要开始计时了,别说我坑你。”

  男人只得从命,他把嘴吧凑近了女人的下体,伸出舌头开始轻轻的按摩着女
人的阴户。

  “开始计时。”

  听到招呼,男人立刻开始了自己的服务。他时而用嘴唇吸允着阴蒂,时而用
舌头插进阴道中舔弄,淫靡的声音很快就传了出来。

  “还有二十秒。”女人说到。

  为了能回去睡觉,男人放弃了女人的阴道,开始全力进攻阴蒂。

  “还有十秒。”女人说。

  男人知道女人快要来了,他能感觉到。

  “五秒!”女人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按住了男人的脑袋,她的高潮就要来了,
“给我喝干凈。”

  男人的头被女人死死地按在阴部,女人的高潮持续了十秒,她的爱液源源不
断的流出,全被男人喝进了肚子里。

  高潮结束之后,男人用舌头帮女人把私处清理干凈,然后又往后爬了一步,
依旧跪着等待着女人允许他睡觉。

  女人把脚放在了男人肩膀上,又低头看了一眼闹钟,“嗯,三十五秒。”

  男人擡眼瞅了一眼女人,接着就被女人一脚踢倒在地。“看什麽看,不服啊?
我说了三十秒让我高潮,三十五秒的时候你不是还在喝着水?”

  被踢倒的男人赶快重新跪了起来并在地上磕了三个头,“主人说的没错,是
小的口活不到位,还请主人多多调教。”

  “呵,”女人冷笑一声,“知道就好,滚去卫生间把菊花弄干凈了,我要用。”

  “是。”男人又磕了一个头,便开始向卫生间爬去。

  过了有二十分钟,灌好肠的男人回到卧室的时候。女人已经穿戴好了假阳具,
正在往假阳具上涂抹润滑油。

  女人指挥男人爬回床边,让男人把屁股对着自己,掰开菊花。“我要进去了
喔,”女生说着,把自己胯下的巨物抵在了男人后庭的洞口,“掰好。”

  女人挺动腰部,在润滑油的帮助下,那根假阳具很快就全部插进了男人的直
肠。女人扶着男人的屁股,开始抽插起来。

  插了一会,女人把手绕到前面,摸了摸男人那已经勃起了七分的阴茎,套弄
了几下。“好,今天暂时这样,来,慢慢站起来。”女人说着这话,却并没有把
假阳具从男人体内抽出来的意思。

  男人缓缓的站了起来,他的菊花还夹着“女人的几把”。女人也跟着站直,
她的胯部依然仅仅贴着男人的臀部,防止假阳具掉出来。

  “来,慢慢的,走到床上,对,跟我一起侧躺下来,”女人引导着男人侧身
躺下,她自己也躺了下来,“睡吧,晚安。”

  … …

  第二天一大早,男人就被痛醒了。这疼痛感来源于自己的菊花。那根假阳具
还深深地插在他的菊花里,过了一夜之后,润滑油失去了润滑效果,所以当女人
睡醒之后开始“活动”时,菊花的刺痛感很快就让男人也醒了过来。

  “痛痛痛,你轻一点。”男人这麽说着。

  背后的女人伸手摸了摸男人那因为前列腺受刺激而微微勃起的阴茎,一边套
弄着,一边回应到:“醒了啊,醒了就跟我换个体位。”

  “你要哪种啊?”

  “配合我,”躺在男人侧后方的女人拍了拍男人的屁股,“后入式。”

  说着,女人慢慢的把男人摆弄成俯卧位,自己也爬上了男人的背。女人全身
的中心全在胯部,她腰间的假阳具因为重力因素,又深入了一些。此时的男人不
仅要应对菊花的刺痛感,他那勃起的阳具也被压在床上,憋的难受。

  女人伸手从床边捞起一瓶润滑液,在自己假阳具与男人菊花的交界处涂抹了
一些,之后她腰部用力,开始把假阳具往外拔。拔到一半,又恶作剧一般的连根
没入,阵阵刺痛感让男人几乎要哭出来。

  随着女人的抽插,润滑液渐渐起了作用,男人的痛楚也在渐渐转化为愉悦。
可是没爽一会儿,女人就停止了这一次“四爱”活动。

  假阳具从男人菊花里拔出之后,男人依旧跪趴在床边,摇晃着屁股,乞求女
人再让自己爽一会。女人望着那久久不能合拢的菊花,上去就是一脚:“贱货,
滚去给我弄吃的。”

  男人满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开始穿衣服。“谁让你穿衣服了?”,女人
一脚把男人从床上踹了下去,“躶体去厨房。”

  男人只好一丝不挂的走出卧室,进入厨房开始忙活起来。不一会,女人穿着
一件丝质睡衣,也来到了厨房。男人并没有理会女人,而是专心致誌的準备早餐,
女人也不声不响的走到厨房的窗子边,伸手打开了窗户。

  男人诧异的望向女人,“我这个样子,被对面邻居看到怎麽办啊…”

  “所以你就给我快点做,别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女人说着离开了厨房。

  …

  片刻,男人端着一碟菜和两碗粥来到了客厅的餐桌边,女人已经在餐桌边正
襟危坐。

  把小菜和女人的粥放在桌子上,男人端着自己的粥在桌边站定,“请问主人,
贱狗应该在哪里吃饭?”

  女人斜眼瞧了一下男人,“这会儿终于进入状态了?那就奖励你坐着吃饭吧。”

  “是。”男人把自己的碗放在桌子上,正準备坐下,却被女人制止了。

  “你的粥少了样东西。”女人站了起来,绕到男人身后,并用手握住了男人
半勃起的阴茎,“我帮你加上。”

  男人的阴茎在女人的套弄下很快就坚硬如铁了,不消一会,他便射了出来,
女人轻轻压着男人的阴茎,让男人全部射在了他自己的粥里,完事还有手撸了撸,
帮男人把静夜排干凈。

  “好了,吃吧。”

  …

  周日

  当挂钟敲响12点,男人和女人的身份再次互换了。经过了周六一天的虐待,
男人早已精疲力竭,所以尽管他在脑海中已经设想了无数次自己準备怎麽报複这
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但此时男人还是倒在床上,沈睡不醒。

  这一场觉,男人一直睡到下午,醒来之后看着外面昏暗的月光,男人心里充
满了懊恼。他走出房间,看着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女人,质问她到:“为什麽不
叫我起床?”

  女人心里充满了委屈,“小奴哪敢啊。”,说罢女人便从沙发上滚下来,伏
在了地上向着男人行了个礼。女人并没有穿衣服,她的屁股高高的撅着,仿佛在
等待男人的赏赐。

  男人看到这番情景,心中的火消了一半,他绕到女人后方,从另一个角度欣
赏着女人美丽的阴户和菊花,胯下的阴茎不由得胀大了几分。

  “骚东西”,男人俯身给了女人的阴户一巴掌,接着便毫不客气的褪下裤子,
扶着阴茎插了进去,“水已经这麽多了啊。”

  抽送了几百次之后,男人毫无顾忌的在女人身体深入发射了。“呼”,男人
拔出阴茎,又对女人下了指令,“转过来,用嘴给我收拾干凈,然后穿好衣服,
跟我出去吃东西。”

  “是”,女人转过身来张口含住了男人的阴茎,开始吮吸起来。她脸上的红
晕还未消散,呼吸声也十分粗重。

  口了一会,男人不耐烦地用手揪着女人的头发,把阴茎从女人嘴里拔了出来,
擡手就是几巴掌,“吃几把上瘾了是不是?让你弄干凈去换衣服听不见?再给我
口硬了接着挨艹?”

  三个巴掌打完,女人的脸上更红了。她挣脱了男人的手,俯身一连磕了三个
头,嘴里喊着“母狗该死,这就去做,主人消消气”。

  “长筒靴,丝袜,风衣,其他什麽都不準穿”,男人接着下了命令,“项圈
戴上,两个震动棒塞好,不準半路掉出来,把遥控器给我,去準备吧。”

  …

  大概半个小时后,男人和女人就一起出现在了一家麦当劳门口。男人看起来
并不高兴,因为女人并没有照他说的去做。

  可能是女人水太多的原因,那个原本应该牢牢的塞在她阴道里的振动棒在地
铁上几次都差点掉出来。男人不得不用手帮女人塞回去。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
好把那个振动棒取了出来,放在了他自己的口袋里。

  男人引着女人在麦当劳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女人就好像是一个犯了错的
孩子,坐在男人对面沈默不语。男人也不多说话,从口袋里掏出那个湿漉漉的振
动棒,在桌子下面递给了女人,“塞回去,滚去点餐。”

  女人接过振动棒,重新塞回了自己的阴道里,裹了裹自己的风衣,起身準备
去点餐。

  女人刚在点餐的队伍前站定,那边男人便同时打开了两个震动棒的开关,女
人菊花里和阴道里的振动棒都同时开始震动起来。女人用力夹紧了双腿,随着队
伍缓缓移动着,时不时地回头给男人一个求助的眼光。

  男人并不作理会,而是低头专心的玩着手机。

  …

  终于,女人端着汉堡、炸鸡和可乐回到了桌子边,坐了下来。男人擡头看着
女人,问道:“我想上厕所,等我回来一起吃,OK?”

  女人疑惑的点了点头。

  “算了,我信不过你,你跟我一起去厕所。”

  不由分说,男人站起来,一把拉起女人,就开始往男厕所走。女人惊叫了一
声,她觉得振动棒又快要掉出来了。

  两个人进到厕所,男人便三下五除二的把女人的衣服扒了个精光,“张嘴接
好了,我可不想带一个浑身是尿的女人吃麦当劳。”

  女人顺从的蹲下身子,张开嘴,準备喝下男人的尿液。

  男人也毫不客气的开始在女人嘴巴里小便,喝到一半的时候,女人突然全身
发抖,开始前后晃动起来,尿液不可避免的撒了她一身。男人知道女人要高潮了,
却并不做理会,而是接着尿着。

  “啪”的一声,女人阴道里的震动棒再次掉了出来,淫水流了一地,而她还
在卖力的吞咽着。

  男人尿完,收起自己的阴茎。女人一丝不挂的蹲在地上,尿液从她嘴边一直
流到丰硕的胸上,而她的胯下早已泛滥,地上除了一只嗡嗡作响的振动棒,还有
一大滩淫水。

  男人摇了摇头,“贱货,在这里等我,不要给别人开门”,说罢便推开门走
了出去。

  回到桌边,男人并不急着回去解救女人,而是坐下来开始吃饭。女人不知道
自己在厕所里等了多久,她甚至怀疑男人要把自己留在这里一整晚。期间有两个
人过来敲厕所的门,她不知道来的人是谁,也不敢做出任何回应。

  男人给女人留了一个汉堡,然后把桌上的东西全部吃光了。他抓起桌上的纸
巾,带着汉堡和一根吸管回到了厕所。

  “咚咚咚”,男人找到了女人所在的隔间,敲了敲门。

  女人并不敢贸然回应,依旧在里面不做声。

  “母狗,是不是你放别人进去了?”男人低声问道。

  听到男人的声音,女人喜出望外,赶快打开了厕所的门放男人进来。

  男人进来之后,便把纸巾丢给女人,“自己擦干凈。”

  女人用纸巾把自己身上擦干之后,遍望向男人,等待下一步指示。

  “转过去,趴好。”

  女人照做。

  男人用两根手指同时插进了女人的阴道和菊花,顶了顶里面的两个振动棒,
“骚货,我不在也不舍得把振动棒拿出来是吗?”

  女人摇了摇头。

  “哦?那你是在我进来之前又放插进去了?”男人弯曲手指,轻轻挠着女人
阴道深处的腔体。

  女人再次摇头。

  “说人话。”男人的手指顶着振动棒又深入了几分。

  “放在外面有声音啦,只能插进去啊,门外人来人往的…”女人解释说。

  “你很聪明嘛?”男人抽出手指,把手上沾染的淫液涂抹在女人屁股上,
“我给你带来了吃的,不过吃不吃的到,要看你的表现了。”

  男人说着,把女人阴道里的振动棒取了出来,塞进了女人菊花里,之后便脱
了自己的裤子,用自己的阴茎再次塞满了女人的阴道。此时的女人身上同时插着
两根振动棒和一根阴茎,她忍不住快活的轻声叫了起来。

  男人也不说话,卖力的操弄着女人,不一会就一泻千里。射完之后,男人并
不急着把阴茎拔出来,而是回手拿起了他带到厕所来的汉堡和吸管。

  他拆开汉堡,拿下一片面包,然后拔出了自己的阴茎,把吸管插进了女人的
阴道。精液混合着淫水,顺着吸管缓缓流出,男人擎着吸管的另一头,把这些淫
液涂抹在汉堡上。

  “好了,吃吧,吃完我们回家。”男人把面包片盖回去,示意女人吃汉堡。

  …

  周一

  周一,男人需要上班的日子。一大早,女人就把男人从床上揪了起来,她要
抓紧时间来支配男人。

  她先让男人驮着自己在屋子里爬了三圈,又指挥男人用舌头给自己服务了好
久,还尝试了新的电击玩具。

  男人再次成为了女人胯下最忠实的“奴僕”,昨天的威风全然不见了。

  临出门之前,女人给男人塞好了肛塞,戴上了贞操带,笑吟吟的送男人离开
家门。她知道,今晚,他依旧是属于她的。

   
                              
【完】